第一二六七章 第十太子

作者:言不二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彪悍小農民宇宙交易系統瘋狂神豪玩科技特權神豪宇宙交易平臺全球廢品王美食供應商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

800小說網 www.544696.icu ,最快更新太上劍典最新章節!

    ……

    對于林鳴和藍云月之間的事情,除了林曉東外,鮮有人知。王儲收集的情報主要是關于歐楚陽的背景和父母的情況,并不是一個詳盡的報道。

    …

    彭!云王子手中的茶杯被壓碎了。他在皇太子收到的同時還收到了傳聲護身符。

    在挑戰中給朱Yan命名,用矛矛指向他,這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如果他們之間沒有仇恨,歐楚陽為什么會跳過那么多人來尋找朱Yan?

    “這個朱Yan,他真的在為我惹麻煩!”

    第十太子的兩條眉毛像彎刀一樣向上傾斜并扭曲在一起。朱Yan屬于他母親的身邊。一般來說,關于妻子或母親家庭的親戚,無論是王子還是皇帝,他們都會把大多數人排除在母親一邊。

    自古以來,妻子的家庭或母親的家庭掌權一直是太普遍了。例如,皇后或皇太后將把沉重的責任交托給他們的家庭,并使他們的權力飛漲。但是一旦他們的影響力膨脹,那么就會有陰謀和陰謀來控制法院。婦女方面將有叛亂和陰謀奪取政權。

    但是,對于Cloud Prince來說,這是一個關鍵的階段。任何可以使他振作起來的東西都很好。朱Yan是一個有才華的人,云王子愿意讓他作為下屬,但他不會將朱take視為值得信賴的追隨者。像朱Yan這樣的人野心勃勃。

    “通過命令;我希望朱Prince今晚來找我!”第十任王子想問一問朱Lin與歐楚陽之間發生爭執的原因,看看他是否可以將歐楚陽從一個敵人變成一個朋友。!朱Yan回到自己的住所后,一團火球在他面前burst發出火花。這是第十任王子楊震發聲的護身符發出的信息。第十任王子希望他今晚在他的宮殿見他。

    朱Yan可以聽到他的內在語調。十王子聽起來不開心!

    朱Yan確定地知道,如果第十太子想見他,那是因為歐楚陽公開挑戰他的那一刻。他派遣的偵察員偵察此事,必須向第十王子報告。

    勝過歐楚陽別做夢了!

    朱Yan伸出一只手,將他面前悶燒的骨灰粉碎了。第十王子的聲音停止了。

    朱燕慢慢站起來,給自己倒了杯酒。他舉起玻璃杯,瀝干了整個東西。慢慢地,他的眼睛像平靜的湖水一樣靜靜地變得寒冷。

    “還有一個月。您認為歐楚陽已經贏了嗎?”

    …

    當歐楚陽回到自己的住所時,他還同時從第十王子和王儲那里收到了傳播聲音的護身符。

    王儲的信息來自木邑。

    穆儀從發聲的護身符發來祝賀,并邀請歐楚陽到王儲參觀并喝一杯。

    至于第十任王子,他也邀請歐楚陽來參加,還詢問歐楚陽是否可以看一看他所擁有的罕見的人類手冊。

    實際上,這兩個聲音傳播的護身符已經違反了七大戒備所的規定。武術館規定,在上學中期,任何外界的影響都不會打擾門徒,即使這是從外面傳來的傳聲護身符。但是,當前的事件對于王子爭奪王位而言是重要的事情,因此,武術之家自然可以稍微調整規則以適應這些規則。

    “看來雙方都想贏得我的勝利……我與太多的人對立并結成了太多的敵人。我自己的力量很弱……我可能在七大武術館里很安全,但是如果我出去,我可能會被暗殺!盡管我創建了一個故事,說我背后有一個強大的大師,但這種假冒的東西不一定能阻止其他人。如果我暫時站在一邊,那么他們也可以保護我。木邑對我一直很慷慨大方,我們是朋友,王儲曾經幫助過我一次,所以我欠他一個忙。如果我加入他們,那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于第十王子,他是朱氏the妃的一個孩子……”歐楚陽并不在乎政治,但他知道朱氏家族的處境,而第十王子就是朱Yan的堂兄。朱氏家族利用這種關系爬上了階梯。他們的影響力每天都在增長,并且隊伍不斷增加。

    歐楚陽不可能站在第十王子的身邊。他立即拒絕了他!

    至于露面穆伊,那是他絕對要做的,但現在不是時候……

    “我感謝王儲殿下的盛情邀請,但我已經承諾在一個月內約會,而且必須抓住每一秒鐘和每一分鐘,因此我無法與您保持約會。一個月后,我將來拜訪并感謝您當時的盛情款待。

    在皇太子的東宮里,穆伊接見了歐楚陽傳聲的護身符。他留著胡子,微笑著說:“歐楚陽說他會在一個月內來參觀。”

    “哦?這位歐楚陽真的很努力,以至于他沒有一個免費的夜晚?”

    穆伊回答說:“殿下必須知道,培養武術之道的人必須精打細算,并保持其思想和內心純潔。歐楚陽全心全意追求武術高峰;如果他的心中沒有任何分心的想法,那么他的成長也會非常快。如果他甚至一個晚上來喝酒,那么他的腦海中就會不可避免地出現一些干擾,可能需要一兩天的時間才能適應。”

    “就是這樣。難怪歐楚陽的修養如此之快。他的武術之心一定是其中很大一部分嗎?”

    “是。通常,如果某人的武術精神薄弱,當他們僅取得一些成就時,他們就會擁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強大力量,試圖贏得他們的勝利。他們很容易被諸如財富和美麗之類的東西所吸引。這種人將永遠缺乏優秀的人才,只能成為追隨者!然而,歐楚陽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提升自己的實力,不僅是因為他精通武術,而且還因為他身后有一個強大的大師。”

    最初,歐楚陽曾要求Muyi將自己作為銘文大師的秘密保密,但他并沒有對Muyi說任何關于將這位強大的影子大師保密的秘密。

    實際上,以林銘目前的聲譽,即使他要宣傳自己的題字大師的身份,這也不是危險的。它甚至會增加他手中的籌碼!更不用說他現在有了王儲和穆伊的保護,他作為七大婚姻殿堂的有才華的門徒的地位已經具有極大的威懾力。

    “當然……歐楚陽身后是什么樣的大師?王儲眨著眼睛問道。

    穆伊看到了王儲的表情,清楚地知道他的想法。他笑著說:“殿下不要指望這個人。我猜這名大四至少在現階段大獲成功。他甚至可能已經超過了仙田的舞臺。他已經達到的境界的高度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理解。他不會干涉地上的事情。”

    “超越仙田!”聽到楊林的聲音,他的心在顫抖。“先天大師之上是什么樣的境界?”

    木邑強忍了一個微笑。他說:“我不知道除此之外的武術之路。對于那些不是來自遠古氏族或宗派的人,自己學習的武術家就像生活在濃霧中,他們根本不知道在哪里探索。在咸田階段之后,我不清楚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境界……”

    楊琳松了一口氣,說道:“老師,請不要輕視自己。盡管您不是來自宗派或氏族,但您已經取得了這樣的成就。您已經是稀有人才。我只有一點不清楚。如果這位歐楚陽背后有如此強大的師父,他為什么要去七大武術館?”

    木邑說:“對此我也有一些疑問。對于超越仙田階段的武術之路,我并不完全了解。也許,如果想達到更高的武術極限,他們就需要親身體驗世界并積累生活經驗,這就是歐楚陽后來來到天運城的原因。”

    “嗯。無論我能否戰勝歐楚陽,我至少都必須與他成為朋友。下個月歐楚陽來的時候,我將親自向他打招呼,并給他一個適當的宴會!”

    …

    “這個歐楚陽,他居然拒絕了我!”

    在云王子的宮殿里,第十任楊振公收到了歐楚陽回答的聲音護身符,他的臉立刻沉了下去。“朱Yan,您確實做得很好。對于一個單純的女人,您冒犯了如此強大的敵人,您真的讓我感到失望!

    朱站在面前,沉默而沒有言語。最初,當他成功搶奪并獲得藍云月時,歐楚陽只是個不重要的家伙,無非就是腳后跟的蟲子。無論發生什么事,他都可以輕松應對。要從這樣一個毫無用處的人身上帶走一個女人,可能會出什么問題?誰能指望歐楚陽會迅速成長為如此強大的敵人?

    當然,他沒有解釋這些問題,也沒有必要解釋。楊震今天要求他在這里放任脾氣暴躁。朱Yan很清楚。他的當前身份和朱氏家族的身份全都歸功于第十任王子。第十王子是他的主人,在他面前,他無法反抗。

    “我借用了朱家人的實力,因為我認為您可以幫助我應對我的障礙,但是現在,您只會變得更加混亂!我絕對有信心戰勝歐楚陽,但現在!”

    “朱Yan,您跟隨我,是因為您想做偉大的事情,并取得偉大的成就!只有最愚蠢,絕對愚蠢的人才能為一個女人殺死世界!那個蘭允月,你要和她離婚!

    就像第十太子所說的那樣,朱Yan的額頭微微起皺。他說:“殿下,即使我與蘭允悅離婚,我也無法減輕與歐楚陽的關系。您是否相信歐楚陽會原諒這個背叛并再次與藍云月一起加入?我和歐楚陽的這場戰斗是因為藍云月,但現在,它已經不再與藍云月有關。”

    “我不需要你向我講道!我已經知道歐楚陽再也不想藍云月了。但是,如果你與她離婚,那將是在歐楚陽面前表現出軟弱和謙卑的跡象。之后,您可以道歉。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坐下來共同討論未來。只有這樣,我才有可能為他提供慷慨的條件,并將他帶到我身邊!不再是永恒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我會為他選擇遠遠超過藍云月的美女,天上的美女像貓一樣聽話。我會給他巨大的財富和最重要的修養方法。他怎么會不支持我呢?王儲可以給他的東西,與我所能提供的相比無濟于事!”

    “你想讓我表現出軟弱,在歐楚陽之前謙卑自己嗎??”朱Yan的嘴巴抽搐,拳頭緊握在一起,直到變白。對于像他這樣具有傲慢個性的人來說,表現出軟弱和謙卑,這比殺死他還糟!“什么,你不愿意?一個真正的男人有韌性,可以適應這種情況。表現出一點弱點是什么問題?難道僅僅是因為你和歐楚陽是完全的敵人,你想為我制造問題嗎?”

    朱Yan深吸一口氣,然后慢慢放松握緊拳頭。他慢慢地說:“殿下。死了的天才不再是天才。”

    “哼!你要我暗殺歐楚陽嗎?朱Yan,你不知道“七大武館”在天運王國中是什么樣的空前存在?歐楚陽是一種稀有的才華,這在百家七俠之家已有一百年了!我無法相信你希望我暗殺他。即使他離開了武術館,即使他還沒有長大,也不要忘記我的哥哥王冠價格楊琳!盡管楊琳很愚蠢,但他并不愚蠢到被弱智!他怎么能不為歐楚陽送保護?他的身邊也有高手,他甚至有木藝!一旦我做了一個小小的錯誤計算,一旦我的計劃中有一點點暴露給了楊林而我殺了歐楚陽,那我就輸了!更別說登上王位的時候了,我什至無法挽救自己的生命!七大武術之家的權威是不可侵犯的。即使是我父親皇帝,他也無濟于事!”

    “一個木衣就足以讓我頭疼!!我已經花了很多資源將18名愿意死的人帶上法庭,但這僅僅是與穆伊打交道。如果這個歐楚陽長大,再加上已經很復雜的情況,那么我的機會將大大減少!”

    朱Yan的嘴巴抽搐著,拳頭都沉重了。他緩慢而清晰地說道:“殿下,請給我一些時間。我會給你適當的答復!”

    “精細。我會一次相信你。但是,如果您再次讓我失望呢?”

    朱Yan深吸一口氣,說出一句話:“如果我被打敗了,如果歐楚陽仍然可以如此邪惡的速度成長,那么我將與藍云月離婚,向歐楚陽道歉!”

    “哼。我希望那時候不會太晚!退縮!

    …

    在Great Clarity Pavilion的一間客房里,氣氛很燦爛,準備的菜很好吃,但是朱Yan在思考的過程中沒有頭腦去吃飯。

    看到朱燕沒有吃飯,藍云月不敢動筷子。她正確地猜測,朱Yan今天的擔心與歐楚陽的挑戰有關。她被困在中間,感到尷尬,甚至不敢說幾句話。

    “今天,第十任王子打電話給我,與我討論一些事情。”朱巖沉默了很長時間后緩緩說道。

    “嗯?討論……你在說什么?”藍云月感到不安。她從不知道朱Yan在想什么。她只能感覺到他的黑暗和可怕的心情,仿佛有這種輕柔的平靜,就在他突然猛烈爆發并發瘋的時候。他的表情就像是躺在伏擊中的惡獸。起初它看上去很平靜,但實際上卻蘊含著無窮無盡的謀殺意圖。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堵钱游戏